关键字:深圳工业设计

工业设计如何转型

深圳工业设计快步转型

2013年02月08日09:59  深圳商报 我有话说

   核心提示

   深圳工业设计占据全国逾50%的市场份额,近三年来全市工业设计斩获国际IF大奖26项,获得红点奖26项,超过全国获奖数量的半数以上。多位业界知名企 业家和设计师认为,近十年来,深圳工业设计伴随深圳制造业起步和发展,不可避免地打上了山寨、代工的印记。经过简单粗放的发展时期之后,现在的深圳工业设 计正处于调整和转型的时候。

   深圳商报记者 邓勇峰

   近日,一位网友@闲人居发了一条微博:以前没关注过,说实话,就没想过深圳也有工业设计公司……这话让注册名为@心雷骆欢的很是郁闷,他随后在微博里说:@深圳工业设计行业协会,有人说没有听过深圳有工业设计,你怎么看?看来你们责任重大啊。

   深圳工业设计公司创立于2006年,公司网站上称,是以工业设计为核心,垂直整合产业链,为客户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的服务商。骆欢就是心雷的总经理。

   作为全国第一个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“设计之都”称号的城市,深圳工业设计占据全国逾50%的市场份额。按照深圳工业设计行业协会的统计,全市拥有各 类工业设计机构近5000家,从业人员超过6万人。近三年来全市工业设计斩获国际IF大奖26项,获得红点奖26项,超过全国获奖数量的半数以上。

   即使占据半壁江山,仍然被人说成“没有听过”,这多少反映出这一行业面临的尴尬境地。记者近期采访多位业界知名企业家和设计师,他们普遍认为,近十年来, 深圳工业设计伴随深圳制造业起步和发展,不可避免地打上了山寨、代工的印记,在部分生产企业浮躁心态裹挟之下的深圳工业设计,确实难以出精品、创品牌。经 过简单粗放的发展时期之后,现在是对前一阶段作出总结、反思,然后作出必要的调整和转型的时候了。

   深圳工业设计正在“洗牌”

   “我们以前做手机设计的时候,一晚上就能做出来一个案子。你可以想象到能够有什么样的设计品质。”近日,在横岗力嘉创意文化产业园,上善设计创意总监贾思 源这样告诉记者。贾思源是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,被称为新锐设计师的典型,去年前年都拿过红点奖。山寨手机没落的时候,他把公司从福田搬到了横岗并改成现在 的名字,“就是为了避免再让人联想到手机。”

   上善现在主要专注的领域在金融电子和消费电子。贾思源的目标是走小而精的路线,他说上善其实刚刚挺过“糊口”的阶段,并不着急扩大规模,“目前主要是积累 横向的经验,和横向的资源整合。”他认为,当前经济形势下的深圳工业设计正处在一个洗牌和调整的过程,对于上善这样为数众多的中小型设计公司来说,是一个 如何完善团队,创立品牌的时机。

   贾思源的想法和洛可可深圳公司总经理李毅超不谋而合。李毅超说:“工业设计的洗牌其实从去年就已经开始,以前那些依赖山寨、模仿生存的公司会逐渐淘汰。行 业领袖将向产业链的两端发展,逐渐渗透到咨询和顾问的角色。生存下来的小公司开始整合资源,专注于某个细分的领域。它们甚至可以在某个足够细分的领域做到 极致,比如沙发设计、手表设计,或者音响设计。”

   “产品设计当然是核心,但更重要的是要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。”在贾思源看来,深圳工业设计目前还鲜有能够形成自己独特风格的公司,“更不用说深圳风格 了。”贾思源心目中的设计风格是有着深厚的中国文化底蕴。他现在经常有目的地为自己补这一方面的课,“已经有一些小的启发了。”在他的平板电脑上,有这样 一行字:志于道,据于德,依于仁,游于艺。他说,这就是他心目中工业设计的风格。

   向顾问和咨询类业务拓展

   “工业设计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,是我和我的同行们一直关注的问题。”日前,嘉兰图总裁丁长胜对记者说。嘉兰图是国内最大的工业设计公司,“作为行业领军企 业,我们也注意到国际上一些著名的大企业,像ZIBA、IDEO在多年前就已经跳出单纯的设计,向顾问和咨询类的业务拓展,包括帮助客户构建创新系统。近 年来风头甚健的Frog design(青蛙设计)最近把design从他们的英文名字中拿掉,其意就是不希望客户认为它仅仅是一个设计服务提供商,而是一起提供创新思路的伙 伴。”

   嘉兰图副总裁王永才说,传统的工业设计商业模式是甲方委托乙方,然后按项目计费。如果说靠一笔笔设计费撑起公司的业绩,只是做加法;那么,嘉兰图现在就要 把加法做成乘法。王永才说,嘉兰图更多地强调给客户提供有价值的服务,其业务战线也因此拉得更长:从前端的企业战略规划、产品线规划、产品策划、品牌策 划、市场研究,到后端的供应链服务,不仅帮助客户设计好,还帮他组织、生产、制造。

   丁长胜介绍说,嘉兰图曾经为浙江一家著名的低压电器厂商正泰做过一个策划,不仅仅是设计产品,还重新规划一个高端的品牌。“这个叫‘诺亚克’的品牌使正泰在欧洲市场的占有率从1%上升到12%,价格也提升了50%到100%。”

   李毅超说,洛可可在4年前开始注意到工业设计公司的这种变化,“以现代高端服务业的模式,进入到企业的高层领域,对其产品策略、消费者策略做出趋势判断。 这对设计公司的知识体系和能力体系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”他说,洛可可用了3年的时间,“非常艰难地对所服务的每一个行业进行了研究,这是一个必然的趋 势。”他举例说,洛可可的一个客户,是国内最大的小家电厂商,“他们现在并不跟我们谈具体的产品如何设计,而是谈产品线的架构,不是一条,而是五条。”

   设计公司注册品牌自己生产

   对设计师来说,产品永远是心头不能割舍的部分。中世纵横董事长张健民现在只要看到那款街头随处可见的“三星note”手机就觉得很遗憾,当年在这款手机推 出的半年前,他就设计了一款几乎一模一样的产品,“可惜当时合作的公司不能组织到合适的配件,一个大卖的产品就这样黄了。”

   丁长胜说:“以项目来源划分,设计可以分为主动设计和被动设计两类。”一般来说,主动设计更能体现设计师的情绪、思想和艺术风格。嘉兰图的老人手机是获得红点大奖的产品,丁长胜为此专门注册了一个“雅器”的品牌自己生产。

   在洛可可也有同样的情况,李毅超设计了一个名叫“高山流水”的香薰,不论外观还是功能都有独到之处,洛可可为此注册一个“上上”的品牌自己生产。

   “这其实是无奈之举。”李毅超说,在现有的市场环境下,设计费很难体现设计价值。据了解,目前深圳工业设计公司年人均产值不足20万元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 的设计师告诉记者,“目前国内的情况是软产品不如硬产品值钱,老老实实单纯做设计的公司生存尤为困难。”设计师们费尽心思设计出来的东西,交给客户往往只 能得到两三万元报酬。“要想利润高,还不如自己做产品。”

   以嘉兰图为例,年营业额两个亿,但是其中大部分是来自其手机制造业务。据悉,这种模式在工业设计行业是非常普遍的现象。

   张健民说,作为国内唯一一家进入地铁的工业设计公司,他们设计的一种发光的导示牌获得科技奖和专利。“四川一家公司很便宜就把专利买走,从一家几百万销售 额的小厂很快发展到10亿元级别。现在我们推出了第二代产品的设计,这次是跟东莞公司合作。模式也跟以前不同,他们每销售一件我们都可以参与利润分成。”

  (原标题:深圳工业设计快步转型)